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Deadweek

斯坦福每个quarter的最后一周俗称deadweek — 故名思义,final临头,生死未卜。其间有很多本科生们自发的节目,比如半夜十二点全体同学伴着钟声“惊声尖叫”,比如跳喷水池,比如裸奔,诸如此类的。 第一个quarter的deadweek在图书馆目睹小规模裸走若干次,男女均有,一丝不挂,分外壮观;第二个quarter比较有趣,每晚有固定的三个人在各图书馆游走:一人半裸上身头戴霸王龙面具作恐龙状,一人亦半裸上身、穿黑裤黑鞋扎发髻持剑作日本忍者状声东击西突然出现在自修者身后,剩下一人穿紫袍持圣经作救世主状口中念念有词。。所过之处,所有自修者无不捧腹大笑;今晚在Meyer的24小时自习区目击了最大规模的闹剧:几十号人的乐队奇装异服杀进来抢占桌椅板凳演奏了20分钟(照片如上),自修者也纷纷被感染,欢呼雀跃,庆祝一个学年渐入尾声。 这些趣事倘若在国内的高校里八成是要按“扰乱教学秩序”量刑定罪的吧,国外学校的自由之风的确不是虚传的。 眼看着就要放假了,yeah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