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意识流

为啥Space越写越潦草,我曾经也长篇大论过。所以说任何relationship都不是轻易能善始善终的,和恋人,和朋友,和老板。。。这个,相信许多人比我有更深刻的体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年轻,浮躁,贪婪,喜新厌旧,坚定不移的试图最小化机会成本。Jay的新歌里“靠着稻草人吹着风唱着歌睡着了”的生活,何其美妙阿!但是给了我们过,估计看都不看就扔了。那个果断,那个坚决,那个不屑一顾。话说我善始善终的喜欢Jay – 天才,我觉得自己不能写歌谱曲弹琴的歌手们好歇菜了,你那两把刷子“丁大牛”都会。 最近这段时间很艰难, 目睹着financial crisis肆虐,看到身边很多朋友一职难求。虽然自己 躲在phd逼仄的小天地里暗自庆幸躲过一劫,却很有种躲了和尚躲不了庙的味道。小时候曾经天真的认为长大了世界就是自己的,想干嘛岂有干不成的道理。于是我们的骄傲随着学历的增长单调递增—清洁工不是我做的,收银员不是我做的,中学老师不是我做的,外企小白领不是我做的,政府公务员不是我做的,烂校faculty也不是我做的。我要年薪15万刀的,20万刀的,30万刀的。豁然发现已经长大了,眼看着23岁生日在即,世界不是我的,稻草人也不是我的,用郭德刚的话说处于半拉子状态(他说过么?),高低不就,挂在那儿不是很舒坦的。然后呢,越发切近的体会到,什么都可能是我们要做的。纵然史丹福的一纸文凭在手,这个世界也不会对你稀罕到哪里,一切just all right,不管是有你还是没有你。几周前,商学院三个风华正茂的MBA夜晚驾车不慎冲下了风光秀丽的1号公路,全挂了。世界还是转的很好,有些人流了一些泪,然后一切恢复平静。所以我们说,别把自己当根葱,放下骄傲,1号公路的一个小弯就足以pk你所有的不可一世。当我难过他们的死去的时候,我也难过个人力量之于宇宙无穷的渺小和苍白。所以我突然想到了中学时代读过那些迁客骚人们感时伤世的诗词,那些曾经我以为是无病呻吟的句子,什么无奈个人渺小,宇宙无穷,原来还是有道理的。不过什么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境界,我觉得和今天我们这批人秉持的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 很奇怪为什么搞这么伤感,可能因为刚刚坐在Green Library一楼的大玻璃跟前,外面阴沉沉的天。话说Green有一位长得比圣诞老人还圣诞老人的管理员爷爷,每天晚上会用木偶奇遇记里皮诺曹的声音在广播里喊“5 minutes before closed, all the lights –(众人期待ing) — blink!”。还有一天,我夜里12点多离开,出门的时候老爷爷看着我嘀咕 “you guys give up so early…” 彪悍的爷爷。爷爷不应该在这儿管library,应该去华尔街管管股票交易所什么的,“No one sells! No one quits!”。 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lost,我们很多人都在lost。(话说lost还是蛮好看的)。不应该这样。从Steve Jobs 到Oprah Winfrey,每个来史丹福commencement上致词的成功者都对大家说:“在发现自己热爱的事业前,keep looking!”今天,这么去做的人寥寥无几吧?是我们不清楚自己热爱什么,还是我们不清楚别人热爱什么呢?我们想取悦谁?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是继续寻找太难,还是我们太懒,抑或是找来找去其实大同小异呢? 是我们放弃了童年的梦想,还是我们放下了不该有的骄傲,或者是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丢掉了什么,保留了什么? 是我问的太含糊,还是你的悟性太差,或者是我们从来都不屑去仔细的思考答案。 这个quarter转眼的功夫就到头了要。TA当的很辛苦,因为我从来都是个负责人的人(hiahi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