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行云流水

     怕的就是写博客成为每日履行的差事,于是干脆搁置了许久。      多少年没有这么舒缓自如的假期生活了,行云流水一般。忘却压力之后是彻底的自我放纵,像是久居深海的鱼捞到水面,膨胀的将要爆炸了。聚会、运动、网络、酣睡,四美皆具,夫复何求。 老友      高中时候最无间的3个朋友仍然是如胶似漆!其实检验挚友的一个标准是,即便你们分隔两地,音信杳无,但倘若相聚依旧是心心相印:岁月在最真挚的友谊面前是可以被任意剪裁取舍的。      Nieo是最好的朋友,一起走过了高中3年的险山恶水,默契的无话可说。这些天时而小聚,篮球、K歌,看他自命不凡的耍帅、五音不全的唱歌,过往的青葱时光又历历在目了。没想到纨绔子弟的他居然考上了国家公务员,8月份就要去国家知识产权局上班,负责审核实用新型专利。玩笑间说好了将来以权谋私:倘若我回国留任科研岗位,一定要多多通融提携。      小婧是那种小学4年级就读完了四大名著的女生,借用韩寒的话叫作“文思如尿崩,谁与她争锋”。我们一路同学了12年,严重的审美疲劳,幸好大学时候终于分开了。这一次她考研失利:复旦新闻系,多少才子佳人争夺的宝地。她可不死心,躲在家里破釜沉舟再战一年,电话不接,短信不回,非得上门敲开了才得见一面。曾经的她奋笔疾书时会把墨水写到脸颊上而全然不知,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得体大方,我等大呼上当。不过她为了专心备考居然剪网线拆电脑,数月不闻窗外之事,实难想象居然要读新闻……       最可爱的是肥肥。一度体重是我的2.5倍,如今瘦多了,寥寥180斤。最可怕的是他居然新近有了女友,于是格外的趾 高气昂了。肥肥吃饭是从来不含糊的,每回来我家都是被我劝住,才勉强给我和家人留些食物果腹;这一次却含蓄婉约,说是连可乐都戒了,问起来,女朋友交待的。终于,世上最有分量的是肥肥的体重,比其还有分量的,是女人的要挟。       纪伯伦说:总该邀朋友共享生命才是。                           因为朋友带给你的乃是满足,不是空虚。                           就在友谊的滋润下恣意欢笑,同享喜悦吧。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9 Comments

牵挂逆流成河

      书店里翻着郭敬明的新书《悲伤——逆流成河》,很细腻哀婉的笔触,大上海里的小故事。挺喜欢郭的文字,有生活有想象有张力又有点小女人。曾经看梦里花落,顾小北在学校椅背上刻了行“老婆大人何时回家”,问林岚的。哭得稀里哗啦,呵呵,中学时候自己是个很多愁善感的人。       走出书店,一头扎进湿热的空气里。合肥的道路改建工程如火如荼,交通很糟糕,长长一条金寨路整段整段的封着,帷帐上面露出挖掘机嶙峋的躯干。去姑姑家本来很方便的一次公交,如今得打车绕个很大的框框,经过城市的边陲。据说是老胡当政后对家乡的偏袒,总之合肥的士气正盛,处处可见“打造滨湖临江国际性大都市”的标语,每每叫我心潮澎湃。       姑姑是下岗工人,文化不太高,却培养了一位了不起的儿子——表哥5年前本科毕业,考进了外交部。陪着领导人去过很多地方,天南海北。姑姑家挂了一张表哥和胡书记的合影,是几年前在出访的飞机上拍下的,自然成了她家的震室之宝。我有很久没来看她了,这一趟是出国前挨个儿省亲的第一站。寒暄一阵子,姑父也下班回来,两个人厨房里操劳了好大一会儿,说要给侄儿做顿好吃的,补补身子,这待遇平日里当是表哥享受的!       饭后和姑姑聊天,先前是找出了表哥在世界各地拍回的相册,很幸福的翻着给我看。一本一本翻下去,姑姑的眼眶却湿润了。表哥和嫂子远在北京,又常常出差,回家很难;新近调去了军控司,一次和美国人的会议能从早晨8点开到下午6点,不吃午餐。工作内容又极具秘密性,姑姑打去的电话常常是一句“现在说话不方便,妈”,便被表哥挂了。姑姑就会一直守着电话,等表哥方便的时候打回来。      “你哥哥刚去北京那年,我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看见他睡得小屋眼泪就涌出来,半夜三更还想着爬起来去看看他被子盖的好不好…… 他大学在家门口读,现在出去那么远,白天想,晚上想。也不敢下楼去,看见人家的孩子放学回来,心里就难过……”姑姑看着表哥的相册,喃喃的说。       “说到小孩,别人家都说我有福气,这么出息的儿子,风风光光;其实呢,大人哪里会图这个名,这个利。就想小孩在身边,就想自己还能做口饭给他吃,上人的心是24小时放在你们身上啊。”       我便这么听着,给姑姑递着纸巾,看她已现褶皱的眼角泪影婆娑。而此时的哥哥或许还在那个神圣的单位没日没夜的加班、开会,心里惦念着的,又会是谁。       给表哥去了短信“在你家,大姑聊起你,又哭得厉害,想你的很。我们都该多打电话回来。”       半晌,一条回复“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们有自己的理想,爸妈会理解的。”       是啊,爸妈总能理解的。要不,他们为何人前强作笑颜,人后暗自神伤;为何一宿一宿等我们从远方打回的电话,却不敢自己打来,生怕打搅了我们的生活?为何一边期盼着儿女走的远飞的高,一边又眼巴巴等着儿女回来。总能理解的。       “过几天你也要走了,记着多给家里打电话,你们到哪,我们大人的心也跟着到哪,没你们的消息,就怎么也放不下……”        ……………………        早晨,从姑姑家出来。天变了,微雨。出租车开起来,看路边姑姑的身影渐渐小去,淹没在形色匆匆的路人中。姑姑住的楼也逐渐模糊了,每一格窗子都是一个故事的开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

晨长日记-连载

      青春的可贵,在于它的无邪与无瑕,在于它一去不返,任凭云卷云舒。收拾书房的时候,从柜子里翻出了6本尘封的日记,泛黄的纸张,稚嫩的笔迹,恍若隔世。读起来,却是万分熟悉的自己,昨天的自己。于是乎,决定重拾记忆……   1994年6月26日 星期一  多云       昨天晚上,爸爸去岳伯伯家喝酒,我和妈妈在家里看电视。      “爸爸怎么还不回来?”我问妈妈。      “他还没喝好呢!”看来妈妈有些生气,“你先睡吧,晨儿。”       我听了妈妈的话,就不耐烦的睡下了。       我正睡得香呢,一阵忽重忽轻的脚步声把我惊醒:原来是爸爸醉醺醺的从外面回来了。我是第一次看到他这副样子!爸爸一进门就来惹我,一会儿扭我的腿,一会儿晃晃我,我真的急死了。妈妈也来帮我“对付”爸爸,可爸爸还做出打拳击的样子!我猜他是发酒疯了!       “我去外屋睡了!”我大声喊,说罢便爬起来跑到外屋去了。爸爸也跟着过来了!我赶紧把灯关了,他才回去睡着了。        我想:喝酒有害健康,下次我一定让爸爸注意!   1994年6月28日  星期三  多云       今天早晨我刚起床,就听见妈妈在门外喊:“晨儿快来看!你种的莲花开了!”   我急跑出门,果真!在那稠密的绿叶中开了一朵粉红色的莲花,它嫩黄色的花芯里还有一颗晶莹的露珠在“跳舞”。莲缸里,我养的小鱼儿也好像陶醉了似的欣赏着美丽的莲花呢!   啊,莲花,你真美!   1994年7月8日   星期六   阴       我在电视上得知今天是全国高三学生考大学的日子。       我看见学生们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我也希望他们都能考上大学,这样不仅为自己争光,为父母争光,还为我们祖国争了光! (汗-_-|||)       我也期望着自己考大学的那一天,更期望着自己考上大学的那一天!   1994年7月12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我来了大姑家。晚上吃完饭,我听见大剑哥哥在读英语,也被那奇特而美妙的声音所陶醉了。我忽然转念一想:对,我不是也有两本儿童英语课本,让大剑哥哥教我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9 Comments

我也要博,嗯

      之前总是嫌blog太花时间,迟迟不肯去弄;这几日到是闲得慌,索性也时尚一把,将来老爸老妈想我了也好有个挂念。 朋友们多多支持^o^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