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RIP MJ

中午陪wenyi理发,坐在门口等她的时候看到墙上的电视里播放着Michael Jackson的图片,没有留意,以为又是什么娈童之类的负面新闻。回家,赫然听到Michael Jackson的死讯,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的平静,然后慢慢的,脑子里有点轰然。麦克杰克逊死了,这个像乘法口诀一样刻在很多人脑海里的名字,停留在今日。 并不是一个MJ的铁杆fans, 却一直知晓和崇拜他的绝世才华。记得高二时候Nieo借给我MJ的专辑Thriller 25,听得很出神,最喜欢的歌是Billie Jean, 明快的节奏,绚烂的嗓音。孤单的时候,听到MJ的You Are Not Alone, 总能温暖平和下来。也经常在无聊的时候Youtube MJ的看家moon walk和machine dance来看,总是很陶醉,很痴迷;幻想自己也能如此潇洒的在舞台上玩转音乐和步伐。虽然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和自己无关痛痒的艺人,但在网上仔细重温着MJ的经典,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旷世奇才,绝代风华,特立独行,温文博爱,希望伟大如Michael Jackson在天堂安息。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丝袜俘虏”

标题党了一回。说说国内亲朋好友们最关心的swine flu。 “猪流感?在哪?”应该是对美国民众心态比较真切地描述。截至今天,美国官方估计20万潜在感染者,19例死亡,考虑到死亡病例多有其他病史,这个比例之于流行感冒而言是再正常不过了。事实上,仅在美国,每年死于感冒和并发症的就有上万人,中国呢,想必这个数字更加庞大。这个H1N1貌似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斯坦福报告出来的感染者7人,多半已康复,学校仅仅在网站上通报了一下,让大家注意个人卫生,让患病同学及时去医院咨询 —- 没有停课,没有恐慌,更没有防毒面具和隔离。。。事实上,什么特别的气氛也没有,跟美国同学见了面也根本没人会提到H1N1。感冒便是感冒,需要治疗便去治疗呗。 在世界各地专家纷纷表示H1N1并没有之前想见的如此这般威力之后,国内政府依旧奋力的和“顽敌”抗争,奋力的散布恐慌,奋力的挑逗民众情绪,奋力的隔离,奋力的把美洲大陆描述成人间炼狱,似乎有些过。可以理解国内由于当年SARS的阴影尚存,难免会格外提高警惕;但让我觉得,事情发展到今天已经是有点骑虎难下的尴尬在里头:如果这时候把政策放宽,岂不是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遭来民众的一片非议。于是乎,便继续如此这般吧!诚然,说到防病治病,谨小慎微总比麻痹大意要好;但倘若是杯弓蛇影,还孤注一掷的劳民伤财,却又另当别论。于是乎,一边是中国指责美国防管不利病情泛滥,一边是美国嘲弄中国神经过敏小题大做,孰是孰非各有说词。只是目前看来,我更偏袒美国的处理方法:客观,淡定,尊重人权。 总而言之,亲戚朋友尚且不必担心,自己目前很健康,即便是得上了,也就是3、5天的吃吃药而已。当然,也希望世界各地的病患能尽早康复,回归平静的生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