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贫一贫

没什么主题,只是又许久没写博客,害怕就此荒废了!学业顺利,生活很好,心情不错,在这个水深火热的大环境中我的日子还算惬意。新闻看到美国又飞机失事,不晓得是不是经济危机的影响,一切都在逐渐的瘫痪下来么。实习难找,前些天老板推荐去Palo Alto的一个小consulting firm面试,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去了,开门出来一位蓬头垢面睡眼惺忪的哥们,松松垮垮一件T恤–居然就是“面官”!聊起来,倒也是个蛮有意思的人,自己的公司,钱也挣了不少,只是最近郁闷些,客户稀疏了很多。我说:同学,你是招summer intern么?哥们说:我们小公司,没有固定的schedule,啥时候有项目啥时就可能招点人,找你来是想聊一聊,以后一但有机会。。。我说:兄弟,我得到了它。。。心理又说:你他妈的耍我。转念又想:这年头,做什么容易?大家都在这摊子混,要相互体谅。还好自己没赶上这个年景出来,要不我也就这么蓬头垢面睡眼惺忪没有固定schedule的郁闷着。 说是嘉宝同学在剑桥被扔鞋。我于是很愤恨。新浪跟我一样,也很愤恨。于是没过多久,弄出一篇文章,大意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知错就改好同学。于是又被雷倒。剑桥的浪子,我党虚怀若谷的原谅了你。小布什的身手果然矫健很多,那个躲闪速度,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成功捍卫了身为领袖的尊严。。。想起了奥巴马就职演说上,历数美国面临的千难万险困惑重重,台下的小布什脸色铁青,心情沉重相当。如果没能成为伟人,那是要作为一个凡人被遗忘,还是一个“罪人”被铭记呢?每个人有各自的选择吧。只是有时我们身不由己而已。 朱海洋同学显然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一个生猛的义无反顾顾了也无法挽回的选择。那一刀下去,是怎样的一种气势如虹。我想女孩一定很惊讶这个温柔呵护照顾了自己多日还会写沙翁sonnet的师兄,原来还有左冷禅的气质。或者早些发现就真的爱上了,也就不会死。不过也都晚了。想不开,有什么想不开呢?想不开的同学们要多和我沟通。我记得秋雨大湿说过,为什么中东那疙瘩尽出人肉炸弹,因为在一种完全无序完全没有期待的环境中人们对自己的生命价值严重低估,既而推己及人的低估别人的生命价值。朱海洋生活在一个有序的环境里,那就只能是完全没有期待了。所以结论是,是情杀。 有些人年轻轻的就这么放弃了,如朱海洋;有些人年迈迈的还拼了老命的要清白,如李连达。境界谁高谁低,一时难有定论。叫人可气的是,浙大某些领导们,包庇窝藏,东窗事发后还出来怪媒体太苛刻,怪检举人别有用心。这是什么心态?极端的集体主义加狗急跳墙。李老还语重心长的说:我那么忙,又这么大年纪,根本没有工夫管浙大药学院的事,一年总共也才去5、6次,名字被学生盗用的情况时有发生。李老,真的委屈您了,这么大年纪还要出来应付浙大给您捅出的篓子,老脸都搭上了。再说浙大,听了李老的这番话,仍旧坚定不移地发扬丢卒保车的精神,坚定不移地站在李老的身边,品格可贱一般。对母校,爱之深,痛之切。 断断续续看了春晚。先说不明白Jay为什么要把自己毁容去搞这么个稀奇古怪把自己面部缺陷暴露无疑的自杀式发型–果然三等奖,所以说观众都理性了,虽然我爱你,但你“弹”了(注释:北京方言),我就对不起了。再说小沈阳还是不错的,就是蠢了点。三说刘谦也是不错的,就是郭敬明了点。四说,姜昆同学,您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么?您从当年说虎口脱险时的惊艳,堕落到今天拿着一个主旋律当牌恬不知耻的骗取掌声,您还在搞艺术么?您还有脸批评郭德刚?佩服了。最后说,冯巩同学,您其实和姜昆同学差不多,可以歇歇了,观众们早就不“想死你了”。其实我一直相信冯巩是相声演员里表演最做作的。 骂够了,说回自己。Paper有进展,弄出人生第一个Theorem,激动了很久。一如既往地晚睡晚起,过着没有上午的生活。很久前吃了speeding ticket,一个多月了还没寄到,打电话,说,根本没在系统里。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有一张无害的面孔,没有一个善良的警察可以逃脱。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