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下午

总有那么一个时刻阳光和影子拼成135度树叶倒挂下来一朵花静静的开放 那么一个时刻喷泉停下了咖啡不甜不苦 温度是草坪上静默的一尊雕塑你端详一群孩子忘我的追逐 有些感慨又不是太多表达不出只是蓦然品尝到生命的庄严肃穆 和生活的细琐凡俗思想的广袤深邃 以及思绪的轻盈飘舞… 和谐还有冲突 那么一个时刻树叶倒挂下来咖啡不甜不苦一群孩子忘我的追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4 Comments

收拾心情

    因为旧金山的风雨交加,飞机晚了2个多小时才到,然后bart的车站又改线路,乱七八糟,拖着箱子,转caltrain,夜里11点多到palo alto,还下雨,等midnight express,弄得湿淋淋的,不爽,8、9个小时没吃东西,终于到家了,冰箱空着,自己剩的一些些菜早都烂了,只能下了碗白面条草草的吃了,然后飞机上不小心把水渗进了电脑里,坏了(现在还用着借来的电脑),不过一头倒在自己温暖的小床上还是呼啦啦就睡着了。旅游回来上课之前的短暂小憩。                                                                                        纽约还是很没有叫人失望的!决策失误穿了件大黄色的羽绒服,结果一不小心成了今冬NYC最扎眼的一缕亮色,走在街上格外的尴尬,地铁上甚至有个红头发老太婆对着我拍了张照,当时就崩溃了,冲进GAP店里胡乱买了件黑色的夹克换上,赶紧的在时代广场的汹涌人流中穿梭一个来回,回头率骤然降低很多,这才放心了!他奶奶的过个年还都穿的黑压压的,国际性大都市都是这样么?                                                                            值得去的地方太多,最后就只能end up in走马观花,最喜欢的是博物馆。大都会名声在外,比较喜欢欧洲现代艺术馆,说白了因为找到几个自己认识的名字。莫奈,伦勃朗,罗丹 ,梵高。。装B的说,我比较喜欢梵高,别人的画是平面的,他的是立体的,线条和色彩运用的格外大胆,出离画布,蔓延到整个空间。他的作品大都会没有抢到几件,‘自画像 ’和‘两朵采下的向日葵’应该是比较重量级的两幅。罗丹的一组群雕,就是斯坦福大门口摆着的那一组,一模一样,本来在揣测谁是真谁是仿,后来经过research得知原来铜塑艺术就是先造出一个模子,然后往里面浇筑,所以最早浇出来的这一批都算是原作,包括巴黎的罗丹艺术博物馆,应该也还有一套。埃及馆也不错,整座搬过来的小神殿,蛮震撼的,可惜没有看到木乃伊,据说大英博物馆是有的。中国的江南园林,唉,实在是没办法跟杭州的随便一个小园林相提并论了,想着要是把郭庄整个放在这儿,这些老外八成是要看傻眼的。自然历史博物馆carl比较fan,因为他之前看了《博物馆之夜》,就是在这儿拍得,我后来也下载了一部看了看,还蛮赞的。也理解了carl之前苦苦找寻貌似张柏芝的印第安女子原型而不得见的郁闷。现代艺术博物馆装B的东西就多了去了,有一个厅展出了两大坨‘屎’,金银两色,本来我们几个打算猥琐一把拍一张半蹲照,后来考虑到民族形象还是作罢了。恩,还有把两张椅子挂在墙上号称艺术的,实在是,能装。                                 当然去了timesquare倒数新年,一开始因为怕冷躲在路边的pizza店取暖,11点多跑出来才发现路都被封了,无数绝望挣扎的人。后来只好发挥主观能动性跟警察叔叔说之前拿着ticket进去的那几位是我朋友,我不能和他们走散,于是趁其将信将疑之际赶紧开溜进去,然后迅速摘下帽子围巾,成功易容。geezzz,好歹的倒数成功了,完了之后才发现傻傻的。几十万人拥在这儿,挣扎了一个晚上,然后再挣扎着抢地铁,抢taxi…人有的时候就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知道去抢别人有的,抢到了又说不过尔尔,这就是jian。                   还有帝国大厦,自由女神,洛克菲勒,中央公园,华尔街,世贸废墟,第五大道,林肯中心….都算是去到了。     纽约之前还有去Boston,参观了Harvard和MIT。两校真是风格迥异。。哈佛是很人文的,走进去就是常春藤300多年的厚重,扑面而来。特地跑去HBS瞻仰一下,今年是它100年诞辰,应该有比较隆重的庆典。MIT就完全是工科学府的感觉,棱角分明的一幢幢水泥建筑,并没有太多冗余的修饰,校园里甚至贯穿了一条铁路,当是把学校生产的产品及时的输送出去吧!24小时自习室,圣诞的那天还有学生在里面埋头看书。看到了jiankang同学,恩,一个女孩子在MIT就叫作 Hermit,哈哈,新东方的笑话,但是真的很辛苦,要保重。最后还是更喜欢自己的学校,哈哈。      还有就是Niagara Falls,虽然冬天并不是观瀑的好时令,但还是去了。开心的是看到了美子同学,她和小管在美国团聚真是不简单,然后我们老朋友见面也很不容易。瀑布的夜景非常之赞,白天就寥落了很多,而且美国这边的角度比之加拿大又差了几分。anyway,算是到此一游了。据说瀑布一直在腐蚀河床,每年都在往上游退缩,世上的很多奇观都不是永恒的,能看就赶紧看吧。      昨晚和group几个回来学校的朋友聚会吃饭侃大山,说各自寒假的经历,然后感叹新学期将至,一切回归正轨,不免有点惆怅,收拾心情,move on。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