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one quarter记忆

难以置信的是飞一般的第一个quarter就这么过去了。昨天下午考完了最后一门,感觉还不错,考场出来就是main quad,于是和同学一起大喊“We are free men!”  然后昨晚叫了一堆外国朋友来家里喝酒+杀人,玩到很high. 比较有意思的是大家厌倦了’killer‘和’policeman’的老故事,于是我们换成了"园丁"和"野花", 又换成"Prof.Ye”和"first year phd to be kicked out",改进版的故事确实新鲜了不少哈。 17号过生日,第22个。想起来好像是许多年没有认认真真的过了,现在发现是22,还是吃惊不小。上一次有很多小伙伴带了很多小礼物在我家的小方桌上吃蛋糕,然后玩金鸡独立,玩击鼓传花讲笑话,居然是10年前的事情了。真的是10年前的事情了。 因为Hugo后天要回智利,所以组里的几个人决定提前给我庆生,下午Jess开车我们四个人跑去三藩,先在一个叫Rainforest的很有趣的南美餐厅吃饭,然后跑去海边的一个公园。眼睛闭上,Danny把我拉到很远处等着,许久那边喊可以了,于是很开心的走过去:Jess亲自做了个很大的巧克力蛋糕,22支蜡烛在旧金山冷飕飕的夜风里摇曳。那一刹那自己真的很感动,隔着眼前的太平洋,和这么一些可爱的外国朋友,我突然没有觉得自己在一个遥远的国度,作为一个异乡人。许愿,吹蜡烛,又长大了。 这一个quarter很短暂,但是过程也非常的艰辛。研究生的课程学起来,才知道当年本科的课很轻松很easy。因为数学背景不强,那门经济学让我连滚带爬,每次的problem set几乎都是大半周的时间花上去,考前的这段日子更是泡在图书馆啃经济,但愿结果还好。当然也的的确确进步了很多,自己可以感觉的到。 没有research还,老板也没定,具体想做什么topic也不甚了然,汗颜。于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会在想之后要怎么走。这个问题从大一就一直想,一直也没有明确的答案,一直也这么过来了。现在好像应该弄弄凌清了。一眨眼就是几年,有些人回国,有些人留美,上“街”的,下“谷”的,自立门户的。有时候会觉得门外都是机会,更多时候在想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走出去。 对美国逐渐的熟悉了,也觉得亲切了,真实了。但每一天还是抽空把搜狐新闻看一看,知道家里在发生着什么。想要说的是,在这儿时时刻刻都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深感自豪,从跟美国朋友的交流中也真真切切感受到他们对中国博大文化的好奇和巨大潜力的隐忧。我只能说我越来越相信中国毫无疑问的将要走到世界的最前端,倘若自己能在这个潮流中贡献一点作用力也是很荣幸的事情了:P。于是反过来,又万分敬佩美国人对自己教育资源的大方态度,尽管你可以说现今单凭美国人自己不可能让一所顶尖大学永久繁荣;但大学本身的确在无私的培养着来自全球各地的年轻人,这些人最终走上全球化的竞争舞台,各显其能,大趋势理应是中和差异,促进共荣,削弱美国一枝独秀的状态。条件是,这些年轻人没有头也不回的留在了美国大陆。 于是又开始想的更远,更加超现实,如果有一天地外文明被证明存在,星际旅行成为现实,globalization变成了Universalization, 哇塞,那地球人就成为了一个union,中国和美国不过是两个相隔0.0333光秒的地区,我于是上午在斯坦福上课,下午在西湖划船,kind of fun。 Anyway,我喝多了哈。 凯亮同学要来加州参观访问,之后我和levy等人回访马萨诸塞和纽约。一个很有盼头的假期!winter holiday万岁。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