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How to Be Creative in Life

I finished my PhD at Stanford in four years and started my first job at Google three months ago. I wanted to summarize my previous life as a “successful” student and share some immature thoughts about career development. Then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跨年之Jay

新年夜,很开心的在San Jose亲临周杰伦的北美跨年演唱会,离大二时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冒雨看的那场业已六年之久。这些年心智成长、人事变迁、生活学业琳琅满目,我也像自己曾 经嘲笑过的“老人”们一样再不知道当下娱乐圈的新人,不了解中国街头的商店里放着什么音乐。唯独对于周杰伦是一如既往的关注和跟随,每张专辑、每首歌,不 仅不怕别人笑话,且对任何诋毁和不屑周杰伦的人当即怀有极大的敌意。 经典流行音乐的神奇在于其鲜活强大的回溯和通感功能:一首老歌联系着一 个曾经的故事、一段过往的经历,每每听到,都是彼时彼刻的心酸抑或快乐、热闹抑或凄凉。今昔交织所产生的迷离之感则让听者在陶醉于音乐的同时更慨叹时光之 匆匆、成长变化之凿凿。对我而言,从高中开始的10年成长正是伴随着Jay的音乐的创生、发展、成熟、求变,可以说我以及很多同龄人的青春岁月都是在 Jay的伴奏中走过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和Jay之间是一种相互鉴证的关系,而不仅仅是歌迷与偶像的关系;他在我们叛逆的时候也曾叛逆,在我们失意的 时候也曾失意,在我们长大的时候则在歌曲中糅合进更多对亲人的爱与尊敬,对成与败、锝与失的哲学思考。因此,喜欢Jay, 纵然是喜欢他汪洋恣肆的音乐才情,神马不羁的歌曲内涵,更是喜欢有他像一个兄长一般作为我们共同成长的映射。 很难忘记高一第一次听到《龙卷 风》时忘乎所以的陶醉。那时候他还没有那么火,在我们那个小地方甚至还没有“周杰”有名。我把他的卡带拿到班里,在课间兴奋的播放,记得几个玩世不恭的同 学在听到《娘子》时充满鄙夷的说“这是神马破歌”,我便很淡定的作预言帝状:“此人必火。” 一年后Jay便如我所说的通吃了大江南北的小P孩们,从此我常以伯乐自居。难忘大三冬天跟美子、文凯在紫金港建筑系教室通宵达旦的为某比赛纠结,那段而后 极大影响了我生命轨迹的日子伴随着“十一月的肖邦”的发行。时至今日,只要听到《黑色毛衣》、《夜曲》,脑海中便会唰的闪现出寒冬腊月凌晨2点我提着向某 人施舍来的一床单被穿行在鬼魅的紫金港西区的图景,那时唯一可以壮胆的就是耳朵里开到最大的Jay的音乐。这样的联结还有很多,虽然并不都与浪漫相关,却 都与旅程相关,旁人不知所谓作辱骂矫情状,当事人却是各种的百感交集。 所以昨晚在演唱会临了的时候,Jay在大屏幕上无声的跟我们说了一通 话,是英文,但大体的意思是感谢我们的一路支持,他希望我们人生的每一步都能有他的音乐相伴,直到我们100岁,还能在一起开演唱会。十年弹指一挥,我想 很真诚的说一句:Jay, 谢谢你!谢谢你从不妥协,从不媚俗;谢谢你身经百战、历久弥坚;谢谢你一如既往的用心写歌、用爱谱曲,让我们在听和唱的同时自觉的感悟,和感恩。 哦,对了,其实喜欢Jay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都拥有聚光的小眼,和并不高大的身材:P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2010 Summer小结[原载于人人网2010-9-22]

三个月的夏天逼近尾声,今日在香港和朋友小度中秋,明天搭机返美,临行前乘兴对这个假期稍做总结。虽然久未动笔的我“文思如尿崩”,但着实所忆的区间太长,发生的事情太多,也只能寥寥数言以蔽之! 6.10–8.20 美国 斯坦福。周旋于两个老板之间。终于把和女老板磨蹭已久的两篇文章投了出去,下落未明,估计将是长久的等待、修改、重投、修改。。。但愿在30岁 前能看到它们见诸杂志。曾经在迷途时怅惘的给女老板写信,主题是为何一定要投这么好的期刊,哪个学者不是从烂杂志起步的先;被她叫了去,语重心长告诉我做 人的道理,不尽最大努力就放弃是孬种云云。当然是很理会的,只是没想太较真的跟她说自己不打算一直在学术界呆下去。男老板早已是功成名就著作等身的大牛, 常年奔波于五湖四海。指导是高屋建瓴的,却也总是让我心悦诚服,下面的这一年必须努力跟他搞出点名堂来。 Intel。手头继续着两个英特尔的项目,一个关乎采购,一个关乎风险管理;前者业已接近尾声,后者刚刚开始,却让我觉得不大靠谱。尤其是公司那边的领队是个较为harsh的印度姑娘,总是在你激情四射的做完presentation之后很无辜的来一句:but you didn’t consider xx and xx?? 飘洒着浓重的咖喱味道。也会在我怠工时毫不留情的写信给我老板,表达对进度的不满。必须尽快想个法子予以制服!至于为何觉得这个项目不靠谱,多半是受了Black Swan一书的影响——真正的风险是无法预测的,用概率和高斯方法推演的风险管理方案多半是离谱的。 Sunnyvale. 每周有一半时间在硅谷一家叫做Nor1的startup实习。公司为大型连锁酒店提供效益管理解决方案,具体工作是建模和数据分析,兼同公司的其它group沟通。介绍我过去的美国哥们原本是我们组低我一年的Phd,去年由于经历情变而选择退学——此君前女友是加州某食品巨头的女儿,身家数十亿,在斯坦福读本科。他为了证明自己不吃软饭而毅然选择攻读博士学位,两年的寒窗苦读却不慎冷落佳人,终致劳燕分飞。这段工作是让人愉悦的,小公司的氛围比起Intel这种巨无霸生机盎然了很多,结构扁平,跟founder也有很频繁的接触,让人颇有价值感和归属感。小公司还是大公司?这个疑问开始日夜萦绕心头。 另 外,搬了家,离开了亲爱的子卓和尊敬的丁导,让我好生伤感了一会。搬走的那天他们都还在纽约实习,我回望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房间,不禁感慨时间太匆匆, 光阴不饶人,爱人和友人甚难坚固!然而成长是必须的,改变是与之相伴的,快乐和痛苦是掺杂其中的。只希望与老友的感情不因空间的阻隔而淡漠,虽然这必定只 会是个奢望罢了。然而EV14-106注定会因为住过我们三人而传奇的,对吧。这一天,我还独自开着一辆巨大的卡车,在湾区各地驰骋,运载lp大人从网上淘来的各种旧家具,生命中头一次觉得自己超有担当。 之前不慎在关车门时夹坏了右手拇指,毁损的让人怜惜。逢了针,上了石膏,之后再换成夹板,到今天差不多回复原状了。提醒自己今后要多加小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虽然这辈子离“高大”是比较遥远了,但求个完整还是不过分的。 8.21 —— 9.22 中国 香港。这个夏天我第一次接触香港,很短暂,很片面。太平山顶的夜景很玄幻,维港的高楼船影很壮观,路很窄,人很多,菲佣的街头集会颇具声势。见到老友凌云霄,招待甚周。这个城市流淌着金钱和物欲,让久居乡下的我有些不适。知道冯总在此驻扎,过些天levy也会过来,金融男和金融女们,祝你们赚钱多多,身心愉快:) 广州。Lp大人的家。呆了1周多,吃饭、购物、各种事宜。见到高中知己肥仔和小龙——前者工作之余开了一家蛋糕房,尝试着创业,自己做出的月饼送了我两盒,感动!后者尚在中大读研,却也奔波劳顿。去阔别已久的ktv唱歌,感慨美国的娱乐条件之简陋。依旧麦霸。城市不小,物价不高,湿度太大,心情很好。珠三角一圈转了转,深圳规模宏大的码头和堪比夏威夷的海景让人印象深刻。 上海。来过很多次,一直都很喜欢。在交大安泰跟子卓和琪琪一起做学术报告,感谢东东大师兄的提携。比较有趣的是提问的听众管子卓叫“老师”,而子卓管提问的老师叫“同学”,虽然子卓管Vegas的stripper也叫“女同学”,但那时那刻还是很生动的。我不慎全程用了英文,导致很多“同学”都睡了。见到表姐。表姐一直是我的偶像,从小到大。37岁了,刚有了娃,辞去待遇优厚的外企高管的工作,卖了硕大的房子,开始创业。销售名牌皮包,二手的,新的,实体店,网店,不紧不慢,按部就班。表姐向来是敢作敢为,94年只身一人举债16万去日本闯荡,一天打三份工,半年还清了所有债务。这种勇猛劲是身为“好学生”的我们不太具备的。见到SJ,见到美子,见到丹丹、阚睿等一行浙大同学,聊了很多,各种update。 粗略的看了世博,人满为患,排了三个馆,土耳其和法国馆都还不错。想排中国馆却得知要先获得排队资格,悻悻的撤离。离开上海去北京的飞机上碰到安琦炫一行 人,不认识,下飞机时获得各种围观,方晓。“你居然不认识安琦炫?我是一路从上海特意跟过来的。”身旁一位女同学责怪貌似追星族年纪的我。我想如果是周杰 伦我或许也会比较失态,就没多说什么。 北京。第四次来,赫然发现京城已成为最多朋友的聚集地,高中的,大学的,斯坦福的。见到熊猫,身为公务员的他工作较为咸湿。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开着车悠悠的堵着去单位上班。文凯和高总,一个即将从人人跳去微软,一个在知名广告公司奥美和客户IBM的 大妈们过着光怪陆离的生活。高总见到我豆子褪去后依旧斑驳的脸颊,不无爱怜的说了句“飞梭磨皮吧!”极具喜感和行动感。大家在海底捞腐败,感受着号称京城 最牛逼的餐饮服务。的确牛,从洗手间出来,有人开水,有人挤洗手液,有人帮着擦手;想吃豆芽,小姑娘说“没有,先生,但我可以现在出去给您买。”当场昏 厥。天南海北,古往今来,海枯石烂,各种猥琐,各种追忆似水华。美子也赶来北京跟我等团聚,跟公司请假的理由是“aunt死了”。于是获得了各种慰问和各种吊唁,尝试悲恸未果的她只好跟同事们说“其实这个aunt跟我的关系很一般。”隔日跟一帮斯坦福的幕僚参观了李开复的创新工厂,以及若干牛逼的start-up。李博士坚信着移动互联的巨大前景,淡定的回复着各方提问,在并不宽阔的车间里看到了好几位曾经的浙大校友。陈欧和小戴的公司让人印象深刻,在“千团大战”中活生生杀出一片光明,坐享每月百万美元的revenue,手下养着20来号人。唏嘘,唏嘘,我是真的崇拜你们。晚上又以“东亚之友”的身份和冯总、林总、小维、以及记者海山在三里屯小叙。 合肥。这次回国真正在家呆的时间并不多,还穿插着跟家乡几位老同学的聚会,小皮,刘婧,冬瓜,松林,老五,阿放,生猪,薛松。。。有一些竟已阔别6、7个 年头。爸妈身体都好,我便也放心,回到家依然享受着宠腻,过着饭来张口的生活。爸妈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训诫我们了,对我们的所有安排言听计从,我逐渐明白 对于我们而言生活是关于未来的,而对于父母,未来则只是关于我们的。我们也该同样的,把父母更多的规划在自己的未来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相册链接…

很后悔这么着急的从windows live搬过来,才发现这边不支持相册功能,照片都存在以下链接: http://cid-6d12db1d5deead08.photos.live.com/albums.aspx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小诗一首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意识流3

许久没有写作的冲动了。找灵感,打开有关凤姐的视频,看了五分钟,听到凤姐煞有介事的说“因为吧我认为经济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学科”,一个寒颤,赶紧关了。为什么这个年代有这么多通过强x别人来表达自己的勇者和悍妇,更为什么这个年代的我们在反复被强x中体验到莫可名状的快感。朋友常说做人要正常,要decent,我们一方面在努力的正常化自己,另一方面又百般期待的异常化别人;我们把自己安置在安全的道德和行为的制高点,然后守株待兔又满心欢喜的等候着下一个芙蓉和凤姐,我们一面破口大骂,一面欲罢不能;一面不齿其低俗和谄媚,一面又在批判“低俗”的过程中享受自我境界“崇高”所带来的优越感和淋漓感。在这个交易的过程中,媒体就像是一个熟练的精神老鸨,道貌岸然的把各种哥和姐与大众聚拢在一起;然后又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中立客观的看客,能够心平气和的点评此番强x的得失。 然而自认为逃过凤姐强x的我却在皮特格林的随机过程课上被无情的蹂躏:一次作业前前后后写了20个小时,无法否认的是课程之难和自己之水。于是research由于时间被大量挤占而进度放缓;于是老板找到我,语重心长告诉我要看清当前的priority,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于是我大彻大悟的准备全身而入的专注research,课程爱咋咋地,直到老板又补充一句: I won’t care if you just get an A-. 老板是女人,据说女人总是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而且知道怎样轻巧又得体的得到它。皮特格林给人一种很格林的感觉。大牛如此,却依旧开着20年前出厂的濒临报废的小破车;偶尔也会打扮一下,但经常是朴素的衣衫和褴褛到漏出皮底的耐克鞋;一顶遮盖脱发棒球帽,外加一只大绿色的可能是从外孙那抢来的塑料手表。但一开口就是半个天下,呼啦啦从markov到martingale,从来没有带过一张讲义,打开头脑就是倾斜而下的思维火花。“我又碰到你了,因为二维随机游走是recurrent的!”皮特格林说。 LYX来三藩开会,顺便到斯坦福找我。老朋友见面自然格外亲切,探问近况,八卦同学,讨论生活和未来。对比起若干年前在浙大的谈话,少了些同学年少中流击水,多了些对现实的思考和对个人际遇的纠结,甚至家庭,甚至孩子,甚至很多曾经是我们想也不会去想的问题。成长就是这样在互相监督中完成的,非常无声,又非常真实,且不可逆,并不能像无鱼同学在去纽约的飞机因大雪cancel后滞留家中又不想让我们知道进而(此处需换气..)在被msn逼问“你怎么没走”时轻描淡写蹦出的那句:“我没走?!我忘了!”时那样 — 走是一步一步走的,回头看看,很清楚,都没忘;往前看看,有些朦胧,有些决定,有些选择,有些得到,有些放弃,曾经不认为会为难和纠结的判断,一点一点慢慢的呈现出来。SJ说生活是从一个围城到另一个围城,一个茶几到另一个茶几;CYS说没有杯具泡不出人参。我们理应一面看到生活残酷和艰涩的本质,一面以共产党教育我们的乐观情怀和大无畏精神,堵枪眼、炸碉堡,奋勇的迎难而上,像邱少云同志那样即便烈火焚身依然咬咬牙不吱声,并在心里默念“paper是会写出来的,工作是能找的到的”。当然,在生活的艰难中点缀着许多浪漫温馨和美丽,就像一个又一个的桃,吃完了还可以原地满血复活。 北加漫长的雨季!一直纳闷外国学生雨天骑车从来不打伞,如果还没有雨衣那么就活生生得淋病:P。逮住一个问了,说是不会一手骑车一手打伞,说是其实很羡慕中国学生的技术。想起了自己去年这个时候车闸坏了又迟迟未修,坐垫淋湿又无法落座,便经常一手扶把,一手撑伞,站立在脚踏板上,还要不时抬左脚轻触前轮作刹车用,所过之处常常引得外国学生看马戏般的一阵惊呼。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1 Comments

Tahoe retreat

很忙所以很懒,很久没有更新。感恩节假期和wenyi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Tahoe小憩,滑雪、火锅、三国杀、hot tub,颇有意思!今后旅行都会多拉些人,租上一栋别墅,然后泡在hot tub里尽情的自我膨胀。 期末又至,考试在即。这个quarter最大的成就是对research的兴趣进一步加深,对自己目前的进度颇为满意,也终于重拾了当初在浙大动辄不去上课的大无畏精神,风驰电掣的翘了很多课,因此丢失的人品要尽快的补上来。 寒假不回国,想念我的祖国人民们只好继续的想念。会埋头做科研,也会继续写搁置许久的科普文章,读书,锻炼,规划人生。 爸妈带来的茶叶送了一盒给老板,老板说好;于是忍不住自己也泡了一壶,于是开始前所未有的喝茶—于是在24岁生日在即的时候找到了自己变老的又一个证据,相当确凿。 同学们、朋友们,你们可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