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Exhausted

    于是乎,幸福时光就这么别了。昨天开始上课,这两周是shopping week, 可以去听你打算选的任何课程,最后再做决定。听了5门课已经,初步定下来4门。其实学长都说3门课OK了,但POM组的另外3个phd新生都不是一般的好学…Jessica拿的是3年的fellowship,每个quarter有18个学分可用,于是选了5门,旁听1门;Danny和Hugo都是选4门旁听1门;我是没能耐再旁听了,4门课不晓得能不能坚持下去。     其实最困难的还是语言问题。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英语差,这几天算是被打击透了,先是不能follow同伴们的玩笑,看他们仨笑得死去活来,只能佯装听懂了,也便跟着傻笑,Geezzzzz… 太郁闷了!!! 然后是听不懂老师上课,为什么这么多老师有口音?Queueing System是个希腊教授,说话像含了口开水在嘴里,连滚带爬的;B-School的一门OIT导论课,不知道哪儿的人,反正头顶带着个伊斯兰的小帽子,也是很诡异的口音;Microeconomics Theory…终于是个美国教授,讲的又暴快,好在以后是他的年轻助教来上,期待会好一点;剩下一门优化的基础课,Prof.Ye的,终于听到了熟悉的chenglish!!! 我那个心理暗爽啊。。。原本想旁听的一门数学系的real analysis,实在是有点太数学了,第一次的作业就都是proof, 虽然这门课迟早是要上的,还是躲一天是一天吧!      然后就是发现我不是学霸了。也许不霸就挂了,所以不知道过几天会怎么样,但第一次发现那么多比我能学的人,我还是有点承受不了。anyway,先低调一点,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吧。所以今天近乎崩溃的一天课结束后,我把所有的coursework丢一边不看,又跑去游泳。。。自由泳也悟出了几分,能游30米了。跑到图书馆,一开电脑,又开始写space,不知道怎样赶快转换节奏,投身到新的事业里。      我今天才知道一个office的那个从未谋面的土耳其哥们已经是six year…可书架里翻到他的简历,PHD的GPA赫然写着4.13/4.0, 满架子都是他上课做的笔记,一本一本的,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小新,为什么是6年,为什么还没走,越猜越慌。      唯一开心的是一个group的咱们几个相处非常愉快,除了我在语言上困难一点。智利来的Hugo所有的话都是joke,所以我决定以后不论他说什么,我就笑。Jessica和danny都是美国人,很easy-going, 前两天在办公室给他们讲中国地理,随手画了个世界地图,引来极大的赞叹。虚荣心小满足一下。     饭吃不好,没什么时间做饭了,开始吃诡异的西餐,健身、长肉的计划,但愿不要就此搁置了。     生活,开始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9 Comments

这么几天的闲适生活

      周围的学校,远处的学校都陆陆续续的开学了,朋友们似乎刚离开了一个战场,又走进了另一个,风风火火的生活起来。斯坦福还没开学,连orientation也还没开始,所有的时间都是自己的,没人管没人问,感觉起来就像是…上刑场前的放风。恩,喜欢这种感觉。       总算是骑着车子跟朋友一起把学校的主要角落光顾了一次,有些荒山干湖人迹罕至的地方居然也在地图上标示着campus的范围之内,着实是大。特别喜欢在加州的阳光里蹬车的感觉,可以听见光线从耳边飞过的声音。11月份就要进入雨季了,但愿不要是湿淋淋的天气。       美国的学校体育设施都很赞,这边自然也是咯。隔天去游一次泳,水里刻意放了盐(为了增加浮力?),像在海水里的样子,于是乎我猛然就参悟出了蛙泳的真谛,可以毫不费力的来来回回游个5、600米了,自由泳还有待提高哈。更喜欢在池边的草地上躺着晒太阳,看别人跳水、打水球,正面晒完了就翻过来晒背面,于是成功的晒出了一条’白色裤衩’在身上,哈哈。还有就是gym呐,唉,回想起26舍楼下的那间小房子,不管怎样在那儿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长了十多斤肉,所以不能过河拆桥:) 不过这儿的gym的确让每个进来的人有想要锻炼的冲动,虽然我敢于站在一群魁梧高大的人之间本来就已经很勇敢,但偶还是很自信的加入了大家的行列,练起来咯。各种奇特的器材,以前没见识过,现在得蹲下来,研究半天示意图,才知道怎么上手。当然,最欣赏的是所有的体育场所都对学生for free, 想当年26舍的健身房还收咱们钱!       系里去过一次,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和一个美国女孩、一个土耳其的哥们在一起,不晓得以后相处的怎么样,抢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嘿嘿。晚上跑到Meyer Library’自修’,其实是睡在沙发里上网啦,观察周围的人,似乎都很专注,有一位老教授,头发胡子都白了,也跟咱们一起呆到了深夜。 角落里一个大门,写着24 Hour Study Room, 没敢进去瞅。       这儿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校园里随处可见年轻阳光的亚洲面容,对,‘阳光’,在这儿生活久了的学生都给人这种感觉,当然,我以后是PhD, PhD估计是排除在外的了(仿佛想到自己若干年后头发稀疏了,肚子周围坐出了一圈横肉)!这些年轻的亚洲面容不少都是加州华裔们的后代,这儿的华人为了子女的教育可以说是倾尽全力,很多华人家庭只养了一个孩子,所有的心思都花在怎么把孩子送进名牌大学上。中国人,无论到哪,都比其它任何一个民族更加的望子成龙,成年人为了孩子宁愿牺牲自己的闲暇快乐,这和西方人是个很大的区别。       感受比较深的,还有美国人的细致,或者说是人性化。自行车会安上前灯和闪烁的后灯,夜里骑起来安全了很多;市场里卖的葡萄装在底部打了孔的袋子里,买回来对着龙头就能直接冲洗。许多体贴人心的地方。往往让身在异乡的我们觉到一个个小小的surprise。       下周开始orientaion,应该有不少活动吧。要多认识一些外国朋友了,否则这个英文阿,退步的厉害!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4 Comments

转载一篇文章,大家不要犯我的错误。。。

终于知道不能上载照片的原因了。。。 只能放了几张照片在 http://www.yupoo.com/albums/view?id=ff80808114fa66070114fe1e502374dc  上头 ~~~~~~~~~~~~~~~~~~~~~~~~~~~~~~~~~~~~~~~~~~~~~~~~~~~~~~~~~~~~~~~~~~~~~~  越来越多的人遇到类似问题: 我们无法上载您选择的所有照片。这可能由于以下原因之一: 您已经达到了每月照片上载限制。请在下个月限制重置时再试。 您上载照片时,我们的服务器可能暂时脱机,请稍后再上载您的照片。 (注:Live Spaces的照片上传限制为:每月最多可以上传500张照片,没有具体的容量限制,只限制照片张数) 可这些朋友同时也坚信自己这个月绝对没有上传超过500张照片?为什么说自己达到上传限制了呢? 这些天突然想到一个原因,自从Messenger 8.1后的版本Live Messenger有了自动保存Messenger头像的功能,此功能可以让你在不同地点登录Live Messenger 都能使用同一个头像照片。 此功能是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但同时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头像照片是存在哪里的? Live Spaces 的照片存储空间,对,就是我们Live Spaces的照片存储空间! 登录空间 – 选项 -存储空间 ! 是的。Live Messenger的头像照片是记录储存在你的Live Spaces 照片存储空间里的! 也即,Live Messenger 更换头像照片也会计入你的空间照片上传流量的! 接下来,为什么我的照片上传流量用完了呢? 这个应该比较容易解释了,请问各位遇到这个问题的朋友,你们是否使用了MSN Shell 的的头像变换功能? 使用了 MS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无题

      9月6号,临走的前一天,在上海看了几位老友。       美子在高高的中国保险大厦26层,陆家嘴的核心地带,过着繁忙充实的白领生活。匆匆在地下餐厅跟着她吃了顿工作餐,匆匆参观了Opera的办公地方,匆匆说了几句道别的话。之后在人民公园约见初中时候的朋友冬瓜,没想到公园有好几个门,迟迟未得碰见。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拉住一位矍铄的大爷,问这条是什么路。大爷说:“全世界都知道这条路叫南~京~西~路,小伙子,你怎么不知道?”很浓的上海口音。大爷的觉悟很高,完全站在鄙视我的高度,我于是红着脸道了谢。后来,绕过了几个转角,终于是碰见了。吃了饭,和朋友沿着外滩走,看对岸金茂大厦和新建的101层的环球金融中心灯光熠熠,看浦江里波逐船影,除了不舍,还有身为国人的自豪。这脚下踩的,马上便要是遥远了。       7号上午在机场大厅跟levy和lele碰面,说说笑笑的期待着登机。拿了登机牌,要进安检了,爸妈有些不舍,但终于是留不住。起飞前,给爸爸打了电话,简单寒暄了,让妈妈听,却好半天没有动静,后来总算有了,是极力想要克制住的抽泣声。“妈,你唯一的任务就是把身体搞得好好的,知道么?”我说。“嗯,知道。”妈妈说,妈妈也说不了更多的话,害怕控制不住自己。于是挂了电话,身边坐着两个女生,自己也只能故作镇定,故作无所谓,直到飞机起飞,大家睡去了,看看窗外,有点想哭,又哭不出来。毕竟还是期待!       一转眼就头也不回的到了美国。       旧金山机场出来,湾区凉爽又明媚的风一吹,离愁别绪就这么不争气的没了。       来接我的王新大哥许多年前在stanford读了CS,现在在硅谷工作着,不回国了。借他的手机给老妈打了电话,报告平安,报告顺利,妈妈终于没有要哭,我便也开心。一路往南,40多分钟就拐进了棕榈大道,再接着是绿油油的大草坪,中间是红花拼出的S, 然后过了main quad, 还是当年来参观时的样子,还是没有表情的一幢一幢的红顶黄墙,我在想,这一次我不是过客而是主人,然而终于觉得自己的微薄,便还是过客一般穿过车窗掠着外面的景致。真正的stanford不是这些没有表情的建筑吧!       很快便拿到了钥匙,兴冲冲的找家!扫兴的是没有分到二层的小洋楼,而是白桦树后头的一排木屋子,但是也是不错的嘛!王子卓和丁弋川先前几天就到了,看到我,非常热情的出来帮我拎行李,以后就要和这两位兄弟相处一檐了!收拾,洗澡,关上门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倒时差,醒来,又看看窗外,再确定了一下,真的不是在中国,真的是海外游子了。晚上不少中国新生都去了Paul和康文家做客,其实是christian代表‘主’欢迎我们,关爱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很多好吃的中餐,吃起来,又打包带了一些点心回家,继续吃。其间认识了不少人,不少人也都很可爱。然后又是一顿大睡到天亮。        值得说的是,浙大在斯坦福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经过我们几人的壮大,此刻在斯坦福读master或phd的zjuer已不下8人! 其中有一些是从国外的大学tran过来。于是,我们自豪的发现浙大人在这里有了自己的圈圈!这是何等温暖的幸事阿。最好的是晓彬学长,他浙大毕业,工作几年,又来这边读che的硕士,人非常非常的nice。今天早晨他开着自己极度拉风的马自达跑车载我和levylele去沃尔玛购物,那叫一个酷阿。我们在美国的大街上一路呼啸,恨不得在车顶竖一面ZJU的大旗。晚上,88oversea很出名的Daruo也来了,他在San Jose State读书,离这儿很近,他的女朋友则在斯坦福读语言文化;还有gatech毕业在google总部工作的秋爽学姐,从northwestern来硅谷实习的赵晓楠学姐,很多人一起去中餐馆聚餐,一时间觉得浙大的势力不可小觑!       很晚了现在,这边一到晚上温度就降得很低,冷嗖嗖的。于是决定写到这儿了,明天跟levy她们出去买自行车,否则真是寸步难行。       我想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大家放心! PS: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space突然不能上传照片,sig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