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之Jay

新年夜,很开心的在San Jose亲临周杰伦的北美跨年演唱会,离大二时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冒雨看的那场业已六年之久。这些年心智成长、人事变迁、生活学业琳琅满目,我也像自己曾 经嘲笑过的“老人”们一样再不知道当下娱乐圈的新人,不了解中国街头的商店里放着什么音乐。唯独对于周杰伦是一如既往的关注和跟随,每张专辑、每首歌,不 仅不怕别人笑话,且对任何诋毁和不屑周杰伦的人当即怀有极大的敌意。

经典流行音乐的神奇在于其鲜活强大的回溯和通感功能:一首老歌联系着一 个曾经的故事、一段过往的经历,每每听到,都是彼时彼刻的心酸抑或快乐、热闹抑或凄凉。今昔交织所产生的迷离之感则让听者在陶醉于音乐的同时更慨叹时光之 匆匆、成长变化之凿凿。对我而言,从高中开始的10年成长正是伴随着Jay的音乐的创生、发展、成熟、求变,可以说我以及很多同龄人的青春岁月都是在 Jay的伴奏中走过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和Jay之间是一种相互鉴证的关系,而不仅仅是歌迷与偶像的关系;他在我们叛逆的时候也曾叛逆,在我们失意的 时候也曾失意,在我们长大的时候则在歌曲中糅合进更多对亲人的爱与尊敬,对成与败、锝与失的哲学思考。因此,喜欢Jay, 纵然是喜欢他汪洋恣肆的音乐才情,神马不羁的歌曲内涵,更是喜欢有他像一个兄长一般作为我们共同成长的映射。

很难忘记高一第一次听到《龙卷 风》时忘乎所以的陶醉。那时候他还没有那么火,在我们那个小地方甚至还没有“周杰”有名。我把他的卡带拿到班里,在课间兴奋的播放,记得几个玩世不恭的同 学在听到《娘子》时充满鄙夷的说“这是神马破歌”,我便很淡定的作预言帝状:“此人必火。” 一年后Jay便如我所说的通吃了大江南北的小P孩们,从此我常以伯乐自居。难忘大三冬天跟美子、文凯在紫金港建筑系教室通宵达旦的为某比赛纠结,那段而后 极大影响了我生命轨迹的日子伴随着“十一月的肖邦”的发行。时至今日,只要听到《黑色毛衣》、《夜曲》,脑海中便会唰的闪现出寒冬腊月凌晨2点我提着向某 人施舍来的一床单被穿行在鬼魅的紫金港西区的图景,那时唯一可以壮胆的就是耳朵里开到最大的Jay的音乐。这样的联结还有很多,虽然并不都与浪漫相关,却 都与旅程相关,旁人不知所谓作辱骂矫情状,当事人却是各种的百感交集。

所以昨晚在演唱会临了的时候,Jay在大屏幕上无声的跟我们说了一通 话,是英文,但大体的意思是感谢我们的一路支持,他希望我们人生的每一步都能有他的音乐相伴,直到我们100岁,还能在一起开演唱会。十年弹指一挥,我想 很真诚的说一句:Jay, 谢谢你!谢谢你从不妥协,从不媚俗;谢谢你身经百战、历久弥坚;谢谢你一如既往的用心写歌、用爱谱曲,让我们在听和唱的同时自觉的感悟,和感恩。

哦,对了,其实喜欢Jay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都拥有聚光的小眼,和并不高大的身材:P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